珍虎女孩

三月春花渐次醒,迢迢年华谁老去。是劫是缘随我心,除了你万敌不侵。

【E散】人 大代表联♂系群众

(1)
  人 大代表E(A)x记者散(O),张弛x肖尧
  夫人(A)是肖尧的老师,肖尧在抱怨,讽刺或是真正佩服的时候才叫夫人师父,平常就叫夫人,或者陆之遥。肖尧是属于25岁还没有分化的个别份子…
  作者废话:emmm第一次开车,各位凑合看…欢迎纠错。
  终于开完了会,老E理了理西服,夹着一小皮包儿准备离席,“嘶”老E倒吸了口气,腿麻了。好不容易一步一步的挪出了充斥着Alpha气息会场,纵使是像老E强大的Alpha长时间呆在这种环境下也受不了。猛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终于自由了哈哈哈”老E内心os。
老E刚下了台阶迎面走来一个年轻的小记者。
“您…您好,”新上任的小记者怯生生的向西装革履的人 大代表,老E伸出了右手。
“李好。”老E伸出手回握,虽然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有着良好修养的老E身体却比大脑先一步做出了反应。
“我可以采访您一下您对这次大会有什么看法吗…”肖尧这才好好的端详了一下这个被自己采访的“倒霉蛋”。“刚才要不是师父旱赶鸭子上架的,我才不会主动采访别人呢!”肖尧栗色的头发被微风吹的一飘一飘的,仿佛在挠在老E的心上。
“可以啊,”老E笑了一下,定睛一看,这个小记者还挺好看的,软软的,别是个omega吧,糟糕,我在想什么啊,好好回答人家的问题啊喂!挥去内心不正常的想法,老E(假装)一本正经的回答“我对这次的会……”
“很成功嘛!”陆夫人拍了拍完成采访的肖尧。“我的妈呀,这不是老E吗!”
敢情这俩还认识…肖尧心想完了…
“夫人啊,好久不见啊!”看得出来俩人也算是熟悉,“反正晚上也没有会了,一起吃个饭吧。”
肖尧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果然夫人拍了拍肖尧的肩说:“这是我的小徒弟儿肖尧,一起去吧。”
“欸?!”肖尧没想到夫人会真的邀请他一起去。
“蛤,我们是初中同学。”避开了镜头,夫人一把揽过老E的肩。
“关系不是一般的好。”老E补充,“不过后来因为我们工作的原因也是好久没聚了。”老E虽然在回应夫人,但是却直勾勾地盯着肖尧。肖尧被盯的心里发毛,错开眼神,先两人一步上了车。
饭桌上,肖尧听着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偶尔插一两句。肖尧之前以为老E很难相处,但是接触之后发现,在沉稳外表下隐藏着一颗火热的心……一个饭局拉进了二人的距离。
在肖尧去洗手间的时候,夫人终于忍不住了,在席间夫人发现自己的老铁不来对劲了,还没等夫人发问,老E先开了腔“夫人,你相信一见钟情吗。”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
“…”夫人一时语塞,“就知道你看上内小子了。”
“欸欸欸,老陆,你知道他是什么吗?| ू•ૅω•́)ᵎᵎᵎ”老E突然和夫人凑的很近。
“emmmm(ΘˍΘ=)”夫人沉吟了一会儿,“大概,还没分化…”

“蛤?!”老E惊了,“咳咳咳不是吧?!”
“淡定点儿,哥们儿。”夫人已经习惯了,“一切皆有可能。”
“啊?什么一切皆有可能?”肖尧这时候推门而入。
“没…没什么…”老E迅速坐好,只是脸红出卖了他。
肖尧也没怎么在意,三人聊到好晚才散局儿。
夫人先送了散人回家,车里又剩下了陆E两个。
“不说点什么吗。”夫人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先打破了沉默。
“我觉得,我喜欢上他了。”老E毫不掩饰。
“我知道…这是他联系方式。”夫人趁着红灯时间给老E发了散人的名片。
“谢谢。”老E当机立断地给散人发了好友申请。
     回到家的肖尧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中浮现的都是老E的影子,修长的双腿,,老E说的每一句话,老E说话时一开一合的嘴,偶尔露出的粉嫩的舌,掏手机时骨节分明的手指,洁白的皮肤,亮晶晶的双眼,长长的睫毛,真想一一品尝啊…从来没有对一个人有这种想法的肖尧并没有发现自己对老E有什么特殊。啊!肖尧惊坐起,我忘记要老E的联系方式了!!啊!大失误!!卧槽啊!
     什么,老E竟然给我发了好友申请?妙啊。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