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虎女孩

三月春花渐次醒,迢迢年华谁老去。是劫是缘随我心,除了你万敌不侵。

【E散】看雪

     作者的话 :人物ooc,我会努力写的…全是编的…考究党别在意…短小然而并不精悍…里面的对话来自于我的真实经历…大冬天没雪被南方的旁友们安慰…
“散人,我想看雪٩(๑´3`๑)۶。”临近年底,在上海的合租房里,每次睡前老E都要念叨这一句话。
“好好好,看雪看雪 (′~`;),回来带你去看雪。”散人每次都暂时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开,安慰完老E之后又继续刷起了微博。但是也有点心猿意马了…什么时候可以和老E看一场雪啊,只有两个人的那种…欸,这想法好奇怪…
“wtf?!武汉下雪了( ゚皿゚)?!”老E抱着手机盯着新闻头条难以置信,“可是我现在回不去啊!(ノ=Д=)ノ┻━┻”
“哈哈哈哈哈哈。”散人发出了魔性的笑声,“也就是这一场了吧,以后就没有了吧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
眼看到了二月份,合租的三人也都不得不各回各家过年。
“要是下雪了,记得给我发张照片。”老E临走前和散人说到。
“好的。没有问题👌保证百分之百的满足你。”散人信誓旦旦的回答道。
然而,尴尬的是,就在全国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只有天津北京手拉手,谁先下雪谁是狗。
“老E~( •̥́ ˍ •̀ू )”散人的声音带了点哭腔,“你那边下雪了吗?”
“哈哈,傻了吧,我可看天气预报了,李那边没雪哈哈(。ò ∀ ó。)。”听着委屈散的声音,老E感觉自己的心中了一箭,然而说话的语气并没有带出来。
“你似大坏蛋( •̥́ ˍ •̀ू ),”散人欲哭无泪,“今年太反常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初雪了,介得等到嘛时候?”
“李不要激动,”听着散人家乡话都出来了,老E安慰到,“会有的会有的。”
“介似北方人滴耻辱…”散人对于冬天没有下雪这件事耿耿于怀。
“北京不也没下了吗,李还有伴儿。”
“那…那不一样啊…”散人声音小了下去。
“…”我还应该说些什么…“恶膜某民命秒没,其实我们这里下得也不是特别大,等再冷一点就回下了。”
“行吧…我暂且接受你的解释(๑•́ ₃ •̀๑)。”散人傲娇属性上线。
三月份,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然而,天津下雪了…
“刚才你怎么还关机了,你都不理我的。”电话那头散人虽然埋怨着老E。但是按捺不住兴奋的声音通过电波传到老E的耳朵里,“初雪啊!老E!初雪!”
“好啊,我说什么,雪总会下的吧。”提前看过了天气预报的老E,早就订好了去天津的机票并且现在已经到了滨海国际机场。从机场的大落地玻璃里,我们看到的,是同样的雪。耳边散人喋喋不休的声音还在继续,可老E感到的却是淡淡的满足感,嘴角不经意的上扬到一个好看的弧度。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不知不觉中这一通电话打了将近两个小时,“散人,你现在穿好衣服下楼。”老E尽量控制住自己颤抖的声音对着电话里的人说到。
“嘛玩意儿?”散人发出了天津萌妹(不是)大汉的声音。
“带你去看雪。”老E站在散人的单元门前说。近乡情怯这句话确实不假,但是这个比喻不太恰当,但是确足矣形容老E现在的心情,越接近喜欢的人心里越是发慌。
一直到出门,散人都是死机状态,莫非老E就在楼下?不可能啊…真的假的…别是逗我玩呢吧…我还出门,我就是大傻子…
推开单元门,散人完全呆住了,老E终于见到了心心念的人,明明在电话里有无数的话,但是见了面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了,两个人相顾无言。
“出…出来吧,一起看雪。”老E向伸出手,就像在舞厅里邀请中意的女郎共舞一样。
“嗯…”散人走过去握紧了老E的左手。“你是不是听过《左边》这首歌啊…”
“蛤?”老E一时没转过弯来。
“额…没事…”散人心想,我就是想想了,怎么就顺口说出来了…
散人内心:别这样啊,我紧张…好几次感觉到散人想把手抽出来,老E有些生气,刚想说,“李就这么讨厌我碰李吗?”但是瞥见散人泛红的脸蛋和耳朵,老E知道,散人害羞了。散人真可爱,老E挑了挑眉,我想逗逗他。
“散人,你脸红了。”老E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
“啊?有吗…”散人像被识破什么似的,都快把整个脸埋到围巾里了。
“不仅脸红了,耳朵也红了。”老E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说到。
“冻的…”散人随便扯了一个理由。绝对不能让他发现真相啊啊啊!
“散人啊,”老E站住不动了,“李知道我为什么想看雪吗。”
“没看过呗…”散人脱口而出,又想了想,不对啊,前些日子武汉不是刚下过雪么,“没见过大雪…”
“hhh”老E轻笑了两声,转过身正对着散人说,“我想接近你的生活,融入你的生命。看你看过的风景,体验你经历过的事情。尝遍你所有的快乐与痛苦。”老E用手轻轻的拂去散人头上沾的白雪,轻叹了一口气,“我真的,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就这样,和你一起,走到白头。”
散人已经不能思考了,话想都没想就直接说了出来“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和我表白吗。”啊,完蛋了!为什么我和老E在一起就失去思考的功能了?!完了…万一老E是和我开玩笑的,我…我就是个撒子。
“散人,我喜欢你。”老E松开散人的手,一路向上,捏住散人的下巴,“那么,你的答复呢。”
对上老E认真的双眸,散人恍惚了一下,口微张,最后缓缓地吐出了一个字,“好。”声音微弱的几乎只剩下气音,但是得到肯定答复的老E开心的无以复加。
“那么…”
“啊?!什…”话还没说完,老E就直接吻了过来,老E灵巧的舌头撬开了散人的牙关逮到散人的小舌并迫不及待的与之共舞。
终于在散人感觉自己肺里的空气即将耗尽时,老E终于退了出去,“李不会用鼻子呼吸的吗…”
“我我我,我又没亲过s(・`ヘ´・;)ゞ!”散人说,“哪比得上你经验丰富。而且你还没告诉我你就亲!”
“嘿嘿嘿,那我现在告诉你了。”
“等等等?!你要干嘛?!”刚说完,散人又“被迫”接受了老E的“第二轮进攻”。
一吻毕,老E故意又舔了舔散人的嘴唇才离开,散人脸更红了,“你…你别舔啊…”
“我就舔了下嘴唇,你这就受不了了?”老E笑了一下,“那以后可怎么办…”
“…”散人把脸别到一边,“再也不和你看雪了。”
“那我陪你看总行了吧,我的小散人…”
“闭嘴…”
反正你过几个星期也会来上海的,不如一起干一些有趣♂的事情吧。老E想。不自觉的又露出来满足的笑容。

评论(2)

热度(11)